周邊城市 關注微博 關注微信

宿松世紀網

熱圖推薦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安徽詩歌●詩壇資訊】感謝詩歌——高嗣照《觸摸月光》出版

2020-2-13 07:05 4534 0

[復制鏈接]
1#
何仁 發表于 2020-2-13 07:05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何仁 1#

2020-2-13 07:05

【作家簡介】高嗣照,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協會會員,宿松文聯名譽主席。
簫板間墜  淺唱低吟
——序高嗣照詩集《觸摸月光》
祝鳳鳴
     三年前秋天的一日,我與故鄉宿松縣幾位文友到合肥北郊“中國非物質遺產園”拜訪高嗣照先生,其時,他在這個機構的上級集團公司任總裁。一別經年,嗣照兄性情依然,他笑容爽朗,眼神熱切,洪亮話語中步履急切又匆忙……我們一起小酌、散步、練書法,歡愉至深夜方才停歇。
隨后,我讀到高嗣照的一首詩《在非遺園……》,這首詩不僅完整挽留了我對那個秋日的美好回憶,而且我還體味到詩人涵義幽微的心靈景深。
“這些不知年代的古婚床誕生過多少帝王將相/朽木牌坊隱逸著古徽商的血淚傳奇//夜色漸深,非遺園突然變得異常神秘而/寧靜。這一切,好像就要從我身邊消逝……”(《在非遺園……》)。
    一次相聚、一次游歷,竟然變成一首詩,而且這詩集緬懷、訴說、祈禱、憂心于一體,這是詩人高嗣照的本領,我自嘆弗如——我記得在《歌德談話錄》里,歌德也曾嚴肅告誡過青年詩人愛克曼,別一開始就貪圖寫大部頭作品,要多寫應景即興詩。
    我印象中的高嗣照詩歌,大多是抒情詩,而這些詩往往記載了個人日常事件,有著日記和即興曲的特征。
    “先生:今天,我看你來了/2007年10月26日,也是在寒冷的深秋/你的草堂再不在遠離塵囂的郊外/卻被千萬間廣廈重重包裹,一層又一層……”(《在成都草堂拜祭詩人杜甫》);
    “傍晚8:20,里昂的天空夕陽西下/北京時間已經到了凌晨/我經過一天勞累的妻子正在進入夢鄉/此時,我旅行到法國里昂——”(《在里昂市大街上漫步》)
在高嗣照不少詩篇里,作者徑直署上了日期與時刻,部分詩作甚至是當晚追記白天的所感所思,這在我對中國當代詩歌的閱讀中,無疑添加了一個異常陌生的經驗。詩人為何如此急迫,匆匆寫下詩篇?——思慮再三,我想,還是隨著時空速轉,世界迎面撞來,詩人心中激情難耐,心隨身走,隨感而發,不得不直書胸臆,發乎為詩吧。
    我與高嗣照先生相識于1992年夏天,轉眼已過去20多年。其時,我在《詩歌月刊》任編輯,他在故鄉縣委任秘書科長。我們是鄉親,因詩歌而結緣。在年齡上,他是我兄長;在文學創作方面,他是我前輩。
    我記得第一次去宿松縣委三樓辦公室拜訪嗣照兄的情景,在走廊上我高聲直呼他的名字,他在室內響亮地應答,接著是我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我也清晰記得那天中午,高嗣照熱情招呼我到他家中,在宿松中學校的一處兩間平房,擺設簡樸,靠墻一張八仙桌,嫂夫人在桌上擺滿她烹飪的精美菜肴。
    “觸目你,我一陣驚懼!木棉花——/你張開笑臉,就展現出一個完美的春天/裂開的紅唇,真實的生命如此燦爛!”(《致木棉花》)
    “是誰,不經意中喚醒了人類持久的文明?/是誰,永恒的魅力持續風流穿越時空?/佛羅倫薩——人類的精神故鄉,文明之母!”(《在佛羅倫薩尋根》)
激情抒懷,節奏鏗鏘,高嗣照詩歌深具浪漫主義特征。歐洲浪漫主義詩歌,誕生于18世紀晚期至19世紀初,波德萊爾的定義是:“浪漫主義既不是隨興的取材,也不是強調完全的精確,而是位于兩者的中間點,隨著感覺而走,隨著自己的心走!
    隨著感覺走,強調直覺與想象力,浪漫主義詩人多用熱情的語言、瑰麗的想象和夸張的手法,將玫瑰與鐵錘一并拋撒給人世。無疑,浪漫主義對世界詩歌影響深遠——針對浪漫主義重情感的特征,波德萊爾曾力倡詩歌的“靈性”,這“靈性”,其實就是思想,他因之成為象征主義詩歌先驅。象征主義注重聯想、暗示與隱喻,思想容量自然大大加強。
    到了20世紀初的倫敦,浪漫主義式微,維多利亞詩風多無病呻吟、倫理說教,象征主義詩又太過玄秘,龐德及同仁率先發聲,倡導“意象派”。所謂意象派詩歌,就是用鮮明的形象去克制感情,遠離說教,遠離抽象,遠離情感泛濫和節拍器般的節奏,讓詩歌回歸清晰、精確與硬朗——由此,重沉思、輕感覺,重經驗、輕激情,重客觀冷凝、輕華麗抒懷的英美現代詩歌大潮開始涌動。
    “你是我身邊,偶爾拂過的那一陣風么?/將沉靜的夜晚,凝成了我輕輕的吟唱”(《你》)
     “但我相信有些東西你是看不見的/我家窗臺上那座假山,一年四季綠草/如茵,曲橋流水,你是看不見的”(《有些東西你是看不見的》)
     時日悠悠,初識高嗣照后的漫長歲月里,除了在故鄉一些文學會議或詩友相聚中,我們偶爾邂逅外,我與他私下聯系并不多。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彼此都很忙碌。
    與高嗣照相處,我注意到一個細節,就是每每在歡聲笑語、群情愉悅的間隙,他會屏聲靜息,眉頭皺起,面容嚴峻,目光也顯得悠遠空茫,且縈繞著明顯的憂郁與清苦氣息。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的確會留意到一種人的美德,就是將激昂的情感和沉郁的心緒兩者緊鎖于內心,在自我克制中達到平衡。只有在鋪紙展筆、發為心聲時,才露出端倪。
    高嗣照除了那些煊赫響亮、激情昂揚的詩歌外,我特別注意到他另外一種類型詩作,這些詩作大多寫于2011年或者之后,它們與鐵板銅琶式的高歌相比,堪稱如泣如訴的淺唱低吟:
    “日光散淡;疖囬_動了/像早春一條剛出洞的巨蟒,緩緩地向前/蠕動;疖囯x開了蟄伏的巢穴。就像我/要離開家鄉,離開你,離開這個春日的下午……”(《火車開動了……》)
    “云淡風輕的午后/只聽見,屋檐下蟈蟈聲聲的鳴叫/門前,日光下的白洋河面,波平浪靜/牛群在村頭的山坡上,悠閑地吃草/兩只麻雀站在牛背上,打斗嬉鬧/早春二月,村口的春風有一點小小的刺骨(《整個下午……》)
   “墻頭的牽;ㄔ谟暌估锆傞L,春雨滴滴答答/相思在子夜又爬滿了心頭。又有人一夜無眠/黎明時分,靜默地注視著那泛白的窗花!保ā洞河甑未稹罚
以上詩篇,氣息單純靜謐,語調低沉,場景清晰,韻律流動而自由,有一種難言的生活的清新與生動感……因詩人情到深處,精神異常專注,所以觀察精確,而某種意義上,觀察的精確也等同于思考的精確。因之,這些詩作十分完整,也深具現代氣息。
    雖說鐃鈸與絲竹都不可或缺,但若強做選擇,我更偏愛高嗣照此類低音調詩歌。與高天五彩繽紛的云朵相比,我更愿俯身向下,埋首暢飲性靈清冽、純凈的甘泉。
    新世紀以來,高嗣照主持宿松教育工作后,我們交流得更少。只是偶爾從省市媒體上,我得知宿松教育連攀新高,令人振奮。使一個教育基礎相對薄弱的縣,一度進入安徽教育管理與質量第一方陣,可以想象身為教育局長的高嗣照,付出了多少心血與汗水。
    智慧澆開事業花,也使他心靈的詩歌之花日漸紅艷。常年以往,高嗣照筆耕不輟,我時常在文學刊物上拜讀到他的詩歌新作,也幾次接到過他惠贈的詩集,在宿松公共場館,我與故鄉文友也多次品鑒到他的書法墨寶。
    “秋夜,空曠的原野 青霜遍地/如水的月光靜靜地流淌/廣闊的秋原,織出潔白的錦緞/我的思念在空寂的曠野蔓延——”(《觸摸月光》)
“愛到盡頭,剩下的 只有詩歌和夢想/只剩下門前的白楊河水 一漲一落”(《 愛到深處》)
     去年我赴英國考察文學,特別留意詩人濟慈。與雪萊、拜倫等介入社會、擲地有聲的激情詩篇相比,濟慈之詩更夢寐,更沉郁,在今日世界依舊發出嘹亮的回響——濟慈出生貧苦,自幼失怙,體弱多病,其詩論中有個統攝性觀念,就是強調“消極的能力”。
     所謂“消極的能力”,即指一個人有能力停留在不確定的、神秘與疑惑的境地,而不急于去弄清事實與原委——其真正的微言大義是,在藝術創作中認知主體處于被動與接受狀態,以便世界向內心完整涌來。
    我印象中的高嗣照先生,總是樂觀、自信而堅韌,很少見到他氣餒與退卻的時候。除機關工作外,還總是熱氣騰騰地為宿松文藝鼓與呼。但再堅強的人都有消極、茫然之時,總有內心圍著悲傷打轉的光景。而每當情感受困,西風急來,現實苦楚,一顆敏感的詩人之心,往往會將意念替代想象力。
    “葉子哭干了所有的眼淚——/在秋天,開始一片片枯黃,飄落水面//我心里,一直惦記著 城里打工的姐姐/被生活夜夜逼窄的心事/和那張被日子一天天 愁黃的臉”(《枯黃的葉子》)
    “你屋后的彈子山,青松蒼翠而茂密/……幼嫩的花草在陽光下,安靜地開放/而村頭,沒有一聲犬吠,沒有雞鳴。/多么像此刻,我已靜止的心和無言的//痛,默默地 籠罩著這寂靜的墓地”(《今天,我要用無聲來探望母親》)
    患上懷鄉病的詩人,找尋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母親,還有大山,還有春日的樹木、江河與星辰。高嗣照與我一樣,出生成長于農業社會,那是一個質樸又純潔、單純而靜謐的世界,一個沒有被工業和城市價值浸染的社會,但這個世界正在急速變形、凋零……基于此,我認為一個人的詩風是否“現代”并不是第一要務,最重要的,還是保持淳樸善良的心地,玲瓏透明的詩心,直接描摹現實聲色并高高超越個人生活領域,以簇新的詩作堅守對廣大世界的摯愛與忠誠。
     基于此,我真誠祝賀詩人高嗣照先生第五本詩集《觸摸月光》的出版,并也愿借此激勵我的故鄉宿松縣,作為“中國詩歌之鄉”涌現出更多、更好的詩人。
〔祝鳳鳴,安徽宿松人,省社會科學院著名詩人、學者、電視編導!
后  記
高嗣照
    自從人類進入文明時代以來,詩歌就被認為是人類精神的火炬,而詩人總是一群走在時代最前面的人,手擎詩歌的火炬,將生活引向光明。詩歌是一個時代的夢想,是詩人人格的自由飛翔。詩歌之所以永恒,是因為她能夠喂養和滋補人的心靈,被喻為是一劑靈魂的雞湯。
    但是,近30年來,隨著市場經濟浪潮的沖擊,國人們對權力和金錢的頂禮膜拜,使人的心靈越來越被物化。原本很高雅的寫作和閱讀詩歌的一群人,被時代逼到了生活的邊緣地帶,被譏諷、被嘲笑。但是當金錢和私欲將人心填塞得密不透風的時候,好像靈魂突然被失重,心靈不但沒有得到滿足,而是越來越枯竭,越來越被沙漠化。國人們不得不回頭,重新審視自己:人心到底丟失了什么?其實,人活著,除了需要陽光、空氣、水和食物之外,更需要一份精神力量——心靈上的完美,而這只能讓詩歌和藝術的滋養來完成。
    很可喜的是,中共十八大以來,新一屆中央政府連續在政府報告中“倡導全民閱讀”活動。國人讀書的時間和數量明顯飚升。書店里的詩歌和散文等文學作品又開始在民間和青少年手中傳遞,詩歌的春天在開始復蘇。
    生活,這神密而美麗,不可捉摸而又異常珍貴的存在,隱逸著無數的暗示。而詩人的存在就是捕捉這樣一些暗示,啟迪人生。感謝繆斯!她一直是相伴在我身邊的戀人,許多年來不管我身在何處,她始終如一,忠心耿耿,這是我人生一份多么難得的幸福啊!這些年來,是詩歌讓我在喧囂嘈雜的市井人群中,尋找到了一塊清凈的宿營地,能安置我不肯被污染的靈魂,那是一方明亮清沏的夜空,讓我的夢毫無顧忌地盡情飛翔。所以,不管工作壓力再大,生活中再苦再累,而我的日子總是光明而晴朗。
    寫作詩歌,對于我是一次次生命的壯行,一次次靈魂的洗禮,一次次最好的精神解救,寫出一首好詩是多么可遇而不可求。所以,30年來,任憑我工作崗位一次次變動,生活環境不斷變化,而我都一直沒有停止寫作和閱讀詩歌。
    距離我第四本詩集出版的時間,一晃已經間隔10年了。這段時間陸續寫作和發表過的詩作,一直沒有整理出版。因為職責在身,找不到能夠靜下心來搜集整理的一段時間,也畏懼出書贏利的閑言。有讀者朋友們的不斷催促,也正好是10年時間的節點,有一種使命感讓我將2004年至2013年間,寫作和發表過的部分詩歌整理出102首,予以出版。詩集的名字叫《觸摸月光》,以呼應我第三本詩集《抵達秋天》,也基本上能夠體現我純情浪漫的詩歌風格。收入集子中的13組詩歌,題材大致為:旅途中的邊走邊唱,謳歌異域風情,寄情家鄉山水和抒發人之間的真情美好。這10年,我大多數時間工作在縣教育局,以視作以詩歌的形式對我這一段人生的記錄。
    詩人謝冕說:“詩歌是不能混同于世俗的,因為詩歌的特點是幻想,詩歌借助幻想在精神層面上提升人!睂懽髟姼枋羌䴓O為敏感的事情。詩歌作者是一群多愁善感、神精極為敏捷的人,往往一葉知秋,以一當十,所以,希望讀者朋友們切不可將詩歌創作與現實生活對號入座,以免貽笑大方。詩歌源于生活,但我的詩歌是用思想和情感過濾過的真實,比生活更睿智,更美麗,更空靈。
    也許是因為這幾十年來,我的詩歌有一大批固定的讀者朋友,這才是我詩歌創作的不竭動力。為了表示感謝,從讀者來信中選編部分評論或感言附錄詩集之中,示作紀念或加深對我詩的理解。他們之中大部分為詩人、評論家、教授、學生、同事,也有一般普通讀者。
    最后,借詩集出版之機,我要感謝故鄉養育我的山水和人民,詩集中寄情于我的親人、師長和朋友,是你們養育了我的詩歌,陪伴了我人生一程又一程原本空虛的生命,給我了許多快樂而難忘的時光。只要我生命一息尚在,我就需要你們,我就會繼續寫下去。我要特別感謝為本書出版發行給予幫助支持的北京時代華文書局左克誠總編輯、余玲副總編;感謝百忙中抽出時間給我詩集作序的家鄉著名詩人、學者祝鳳鳴先生;感謝我高中時期的學生,現在的宿松縣勵利晶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石培根同學!是你們的鼓勵、幫助和支持,本書才得以順利面世。
    由于我天生愚鈍,水平所限,集子中詩歌質量不高,請讀者朋友們給予批評指教。
                           高嗣照于吟草堂


高嗣照作品選:給彈子山(組詩)
宿 松
青磚灰瓦的民房,高高矮矮,依山傍水
世世代代 掩映在蒼松下坐北朝南――
一踏進松茲,這塊古老的土地
漫山遍野的松樹,四季長青,蒼翠欲滴
我的父兄終年在古松下,翻耕土地
累了,在樹蔭下抽煙 納涼,沉默寡言
母親,在山坡上砍松枝,燒茶 煮飯
將鄉間清苦的日子,烹調得有滋有味
愛美的姐姐 日日在白楊河水里,浣洗臨照
快樂的日子將黃梅戲,從門口牽到田頭
那些走后的親人,依然守候在青松茂密的
山崗。年年清明,掃墓的人 手執松枝
父 親
父親,這些天老是在 思忖――
旱煙筒抽得 叭噠 叭噠地響
黃昏時分。父親又扛起鋤頭往地里走
嘴里自言自語:“該死的天,還不下雨!”
夜很深了。父親一個人又坐在黑夜里
只有眼前吹落的煙蒂,依然在一閃 一閃
禾苗,在一天天地枯黃
多像父親那張愁黃的臉
天還沒有開眼
父親又在牛棚里,翻得哐啷 哐啷地響
估計,又是在給老牛上草
反芻的老牛,無聲地注視著父親
午間,母親將飯菜搬在餐桌上
喊了一次 又一次:“吃飯了——”
父親好像漸漸變得有些耳聾
依然一門心事在砍柴火
聽煩了,就向母親嘟噥一句
“——就你知道吃飯!”
姑媽從鄉下來
姑媽,從鄉下來了
城里的四月,小區花圃里 花草瘋長
暖融融的陽光,灑落在窗外
“四月,是手捏黃秧的季節……”
——姑媽細聲慢語地說
今年,農民將水田,翻耕得特別仔細
牛,也吆喝得特別響
表弟從深圳,打工回家了
田里的莊稼 越來越值錢
姑媽竹籃子里,放了個大芭比娃娃
說是給小孫女兒買的
三歲半的孩子,長得像剛出水的藕段
窗外的陽光,射進了客廳
妻子在旁邊添茶,不時在偷看
姑媽身上的時裝
姑媽說:“聽說,政府從今年不收農稅了。
今天,黨的政策真好!……”
今天  我要用無聲來探望母親
讓每一縷風安靜下來。不要再向地面
使勁地吹;讓每一縷陽光停止
播灑;讓每一棵青草,在四月停止說話
因為,我來到了這座青青的山崗
——來到了這日夜魂牽夢繞的墓地
今天,我要用無聲來探望我的母親!
你屋后的彈子山,青松蒼翠而茂密
門前,是八百里浩浩的長江,滾滾不息
幼嫩的花草在陽光下,安靜地開放
而村頭,沒有一聲犬吠,沒有雞鳴。
多么像此刻,我已靜止的心 和無言的
痛,默默地 籠罩著這寂靜的墓地……
在沙漠里……
水。水。水。饑渴的人在
叫喊;虎質刺在 叫喊
駱駝的叫喊聲 在漸漸微弱――
堅持到最后的,只有千年的胡楊
像一把刀,默默地插在沙漠里
仰望雁門關,長空
一兩只孤雁 在做最后的鳴叫
從南到北,從北到南,飛過人間 冷暖
越過浩浩長空
今夜,能否飛過這漫漫荒漠?
八月,日子開始轉短
呼嘯的北風 一陣緊似一陣……
獻給彈子山
就這樣,默默地端坐在那里――
頭戴陽光。身披風雨。彈子山深情的目光
默默地注視著我,一言不發……
  
從我記事時起,不。從我一出生
你就守護在我身后,就這樣默默地
端坐著。像我蹲下身的父親 沉默寡言
兒時的春天,給我嶺上一叢叢爛漫的野花
給我夏夜的螢火;給我放學后的
牛群;牛背上悠揚的牧歌 ……
長大后,我一步一步登上了高聳的山頭
你又給我廣闊的藍天;悠悠的白云
云彩一樣的夢想;和石頭一樣的 雄心
從外面周游一圈。繁華凋盡——
我依然走不出你的懷抱啊,彈子山!
今天,回到你身邊,迎接我的仍然是
漫山翠綠的蒼松,安靜的日光……

帖子永久地址: 

宿松世紀網 - 本站版權1、本主題所有言論和圖片純屬會員個人意見,與本論壇立場無關
2、本站所有主題由該帖子作者發表,該帖子作者與宿松世紀網享有帖子相關版權
3、其他單位或個人使用、轉載或引用本文時必須同時征得該帖子作者和宿松世紀網的同意
4、帖子作者須承擔一切因本文發表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5、本帖部分內容轉載自其它媒體,但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6、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權問題,請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將及時予與刪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宿松世紀網管理員和版主有權不事先通知發貼者而刪除本文

用心做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返回列表 本版積分規則

  • 發布新帖

  • 在線客服

  • 客服微信

  • 客戶端

  • 返回頂部

  • 亿润配资